诸葛配资开户

458 我怕耽误了你

    脑机社在网上再被热议,也不能耽误去量子实验室的事情。

    所以下午王宇飞如约赶到京城量子信息科学研究院内,并第一次见到了潘文悦教授。

    跟网络上的照片比起来,其实本人的样子看上去要更和蔼些,这大概就是王宇飞对这位中年教授的第一观感。

    办正事的时候王宇飞也已经将心中不忿的情绪压制了下去。

    对于他而言,这次见面非常重要。

    关系到跟谷歌的网络赌约。

    当然王宇飞的准备也很充分,两人在学术问题的探讨上非常深入。交谈的时间并不长,近乎一个小时时间,两人主要围绕着量子不可克隆性引申出的量子计算无法适用于经典计算机纠错应用跟复制功能展开探讨。

    交谈的气氛也很轻松愉快。

    直到潘文悦长叹一声,说道:“[5200 ]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学生,如果不是你是我校友的学生,年纪摆在那里,我一定怀疑你已经深研物理很多年,尤其是量子物理这一块,我负责任的说一句,很多研究生的研究都没你深入。”

    王宇飞连忙说道:“您过奖了,感谢潘教授的认可。”

    然而潘文悦笑了笑,摆了摆手道:“你先别感谢我,因为经过我的深思熟虑,我不能收你这个学生。”

    “嗯?为什么?”这个回答让王宇飞颇为意外,但没有什么失望的情绪。

    因为他感觉到这位潘教授的话没说完,不然脸上不会一直带着盈盈笑意。

    根据他得到的资料,眼前这位量子计算领域的资深学者大概率不是那种有着恶趣味的导师,比如就喜欢看到年轻人求之而不得的样子。

    王宇飞也已经接触过很多学者跟技术人员,给他的感觉只有最纯粹的科学院才能出成果。而这种纯粹的科学家,性子往往也特别单纯。

    “很简单,我觉得我教不了你太多东西。而且我在教学上跟老高不一样。老高属于那种放养型,但我会不自觉的让我的学生按照我的那套来,因为我希望他们少走弯路,但是缺点也很明显,往往会扼杀学生们那种创造能力。这是性格原因很难改了。而你很有创造力。”

    “在明珠开会这段时间,我仔细研究过你发给我的算法。真是越看越精妙啊,很多天马行空的构想,还能让你给实现了,这种创造力我在别人身上从未看到过。所以做我的学生,我怕耽误了你。所以我自作主张帮你从院里申请了一个合作研究员的身份。简单来说呢,就是我已经帮你申请了一个内部访问权限。”

    “以后你可以凭借这个身份进出实验室,并利用你的权限调取绝大部分实验室的资料。但是有一点,这些资料你不可拷贝,不可带出,不可外传,只能在实验室内部进行调阅。实验室的设备你也可以使用,不过需要先提交申请,一般来说如果设备闲置,那么当天就可批复,如果有其他实验项目占用设备可能会延后,毕竟所里要考虑自己的研究进度。不过你放心,一般来说提出申请不会超过三天。”

    “这一块也希望你能理解。所里毕竟有保密的需求,而且鉴于避免重复研究造成资源跟时间的浪费,我们所跟华科院的量子研究所,以及华科院量子信息重点实验室,京大量子电子学研究所的一些数据是互通的。”

    “至于实验助理这一块,你可以找朋友帮忙,当然仅限于所里认可的研究人员,也可以采用聘任制,这钱你得自己掏,毕竟所里的经费也比较紧张。算是给所里的研究人员一点福利。当然如果你真的在某方面有了什么成果的话,所里将跟你共享这些成果。但是所里承诺我们只有使用权,也就是说所里可以无条件使用这些成果,但不会对外授权,更不会用于商用。”

    “但如果你的研究方向跟我们重复,并使用到了我们现阶段已经申请的专利跟拥有版权的数据资料,并形成了成果,那么我们双方拥有同等支配权利。当然,你之前自行研究的成果不计算在内。比如你交给我的那份算法,虽然我们也一直在研究量子算法,而且你的算法明显走在了我们前面,但是这算法所里不会觊觎。大概情况就是这样,你觉得如何?”

    王宇飞立刻点了点头说道:“我觉得挺不错的。”

    的确王宇飞完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他的需求很明确,就是垂涎于那些静静躺在服务器上的资料而已。

    对于研究所的保密需求他也可以理解的。

    尤其是进来的时候他便体会到了研究所相对严格的安保措施。

    潘文悦再次强调道:“嗯,那你千万要记得,根据所里的保密规定,要对你开放权限的话,一些电子设备是不能带进操作室的,你只能使用所里提供的电脑设备,不要试图通过所里的设备拷贝资料,会触发警报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影响我们双方的合作。”

    王宇飞立刻保证道:“放心吧,潘教授,我懂保密的重要性,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

    当然心底王宇飞有些感叹,如果眼前这位潘教授了解到他的记忆能力,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放心的为他申请权限。

    潘文悦笑了起来,说道:“那行!走吧,我现在带你去薛所长那里聊聊,然后签署几份保密协议跟合作研究合同,你就能领到出入卡跟你专属的个人账号,用于登陆我们的数据库。不用紧张,今天早上我还跟薛所长聊到你,他对你很是看好,不然也不会这么容易就同意让你加入。对了,我们所长叫薛松,也是华夏科学院的院士,很有能力的一位教授,你不用叫薛所长,叫老师就行了。他以前是京大的博士生导师,现在还是京大的荣誉教授。”

    “知道了,谢谢潘教授。”

    ……

    所长办公室在三楼。

    跟潘教授的办公室似乎差不多,陈设很简单,主要书柜比较多。

    王宇飞扫了一眼,书柜里的书都是那些专业性很强的书籍,摆放得有些杂乱,有经常挪动的痕迹,显然这些书并不是摆看的,而是经常会用到。

    当然书柜里也不只是书,更多的还是那些标示着各种编号的图纸跟档案。

    至于对这位薛所长的第一观感,大概就是书卷气很浓。

    潘教授敲了门带他进入办公室时,这位所长正坐在办公桌前,带着一副眼镜,仔细研究着一份报告。

    “老薛,人我带来了,合同都准备好没?”

    一进门潘文悦便大声说道。

    这让王宇飞感觉有些怪异,像是主动上了贼船一般。

    好在薛所长并没有理会潘文悦,而是慢条斯理的放下手中的报告,摘下眼镜,脸带笑意,将王宇飞上下打量一番后,才说道:“先坐,先坐,小潘是个急性子。我就这么不受待见?签合同前就不能先聊聊?”

    “薛老师好!”王宇飞点头向这位学者致意后,才跟着潘教授坐在了办公室里会客的沙发上。

    “好,好,王同学好。嗯,刚才小潘已经把所里的一些要求都跟你说过了吧?”薛所长问道。

    “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也保证能遵守所里的保密规定,不会拷贝带出任何资料。”王宇飞答道。

    “嗯,行,只要按我们的保密制度来,其他都是小事情。对了,今天你成立的那个脑机社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啊。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你们脑机社的选题基本都贴合了最前沿的科研项目啊。”薛所长感叹了一句。

    王宇飞微愣,他还真没想到,脑机社在网上闹出的消息竟然连这位所长都知道了。不由得在心底感叹这个时代网络传播的迅速,同时他也开始警醒网络舆论对于脑机社跟畅享科技的影响。

    “其实网上说的没错,这些选题看上去的确是好高骛远了些。但实际上这些项目申报上来之后,我并不是按照选题挑选的项目,而是根据提出项目者对于选题报告的认真程度确定的这些项目。这么说吧,薛老师,投入研发资金跟设备并不是真的需要我们的成员能够出了不得成果,主要是让社员能够通过这些项目锻炼他们的动手能力,提升他们的认知能力。这也是脑机社成立的宗旨。”

    “其实要说最前沿,我们选出的这些研发方向并不算最前沿的。比如我们就收到了京大一位同学提交的特斯拉线圈及电力无线传输研发方案,经过审慎评估最后没有落实。虽然这份报告也很认真,但是考虑这项技术需要选择比较偏僻的研究地点,且本身就蕴含了极大的危险性,还有其超前性,最终没有通过审核。”

    “当然,我并不是说已经确定了我们脑机社的成员完全没有机会出成果。事实上,我觉得在人生最有冲劲的时候,去挑战这些项目,说不定就有意料范围之外的收获。本来我们脑机社每个月都会接受并评审一次项目报告,但是因为这次网络上的流言蜚语,对于社员的积极性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所以我今天早上刚刚宣布暂停接受新的选题报告跟项目申请,脑机社也暂时停止招新,一切都等这八个项目有了结果再说。”

    “但这也代表着脑机社会动用所有资源去扶持这八个项目。我有信心,这八个项目起码能有一到两个项目能有所突破,我也希望到那个时候,人们对脑机社的看法会有所改变。不会在是毫无理由的质疑。”

    王宇飞将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的合盘脱出。

    网上的言论他可以不去计较,但是在这些老一辈的科研人员面前,王宇飞并不希望脑机社丢分。

    现在脑机社还没那么大的名气,但未来他还希望能邀请到掌握了国内最顶尖技术的大牛们去指导那些脑机社的成员们,毕竟优秀的导师能让学生少走许多弯路。

    薛松跟潘文悦同时点了点头。

    当然,这并不代表两人完全认同王宇飞的解释。

    在两人看来王宇飞是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而且有些以己度人的意思。这里的以己度人简单来说就是自己的能力太强,可能让王宇飞产生了一种错觉,他的同龄人都可能在各自学习的方向获得突破。这显然是不太现实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脑机社的宗旨只是抱着锻炼学员的心态,那么挑选这些题目自然是无可厚非的。

    “想法是好的,但是选择这么有挑战性的项目,对于你们社团成员自然是一种能力方面的锻炼,但是心态方面也要放稳,出不了成绩是正常的。真出了成绩,算是意外之喜。”薛所长点评了句。

    王宇飞笑了笑,没有回答。

    只要认同脑机社的理念便好,至于未来能不能出成果这个时候拍胸脯说大话,只会惹人反感。

    科研这一块从来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跳跃性的发展模式,那是哲学、社科之类才能办到的。

    “要不要我们找几个老家伙帮你们脑机社发发声?正正风气?”潘文悦开口说道。

    王宇飞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就真不用了,我觉得老师们应该要相信学生们的心理承受能力。我个人认为,如果一点质疑都经受不起,未来就算走上科研这条路,成就也不可能太大。毕竟一个真正的科研工作者,首先应该具备的素质就是敢于质疑权威。”

    “敢于质疑权威?嗯,说的好啊!”

    薛所长叹息了句,随后说道:“行吧,今天就先聊到这里,你研究员工作证已经给你制作好了,签完合同就能领取。等会让老潘带你去录入一些基本信息,有些特别的实验室需要指纹跟虹膜验证,等会都去录入了。”

    “因为你是合作研究员的身份,所以工作时长不做硬性要求。你可以随时出入,包括节假日,都是有工作人员的。不过申请使用实验室设备的最好不要挑节假日,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一定能合作愉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发现配资网 五金股票新闻网 环保投资网 99挖财宝 知识之窗网 葫芦岛新闻网 诊股健康网